教學訊息


目前教學課程有:
1.想像力插畫創作與塗鴉:色鉛筆篇
2.想像力插畫創作與塗鴉:蠟筆篇(油性粉彩)
3.當插畫遇上塗鴉/插畫創作與塗鴉的邂逅
4.趣味繪本創作
5.抽象創作:油畫篇

教學單位:
1.社區大學:新竹市、縣:竹北、竹東、竹松(教育大學)社區大學
2.救國團 :新竹演藝、竹北救國團

陳玄齡 (玄子老師)

@一般沒有繪畫基礎的人,都可以透過本課程的啟發想像力,以塗鴉造型練習代替素描,並透過學習媒材技法,讓學員都可以快樂的創作!

@純創作、不臨摹、無寫生、不畫風景與實體物品。
@不須有任何繪畫基礎。


2018年6月12日 星期二

快樂在哪裡 (第B204號作品)

情緒主人對快樂小姐說:為什們我都找不到你,卻常看到悲傷先生們。
      快樂小姐說:悲傷先生都一直跟在你身旁啊!
      而我,因為太快樂了,所以到處跑、到處玩耍,你當然不常看到我。
      除非你牽著我…。

2018年6月7日 星期四

2018年6月6日 星期三

世間的旅程

我一出生,便開始了旅程。
來到這世間,從媽媽的子宮出發,第一站來到母親的懷中,那是人生最溫暖的觸感,接著,當自己的五官慢慢覺醒後,每一站都有新的驚奇,第一次看到蝴蝶的驚艷、第一次聞到所謂的花香、第一次聽到貓咪貓貓的叫聲、第一次嘗到酸酸的檸檬......,別說我一直容易被身邊的驚奇吸引住,那真的很驚奇,只是這些"景點",隨著來到的次數增加,驚喜感也就越少,接著我們也就漸漸遺忘身邊的美好。

有些旅程是可以規劃的,有些則是注定被安排的,就像是從生的起點站,慢慢地,也將來到"老"這一站,這站沒有不好,只是容易疲憊、站不太穩也力不從心。但是來到這裡之前,我已經看過無數的景象、品嘗過各樣的酸甜苦辣,也聽聞過千萬的消息,好像到了此站,回憶的箱子也滿載了。
就像搭公車一樣,你無法跳過某一站而底達終點。

這段幾十年的行程,有快樂的上車,也會憂傷的下站,當然也有趕不及上下車,或者是遇上了病痛,暫時無法旅程,但這也是旅途的一種。

每個人走的路線不一,遇到的人事物也不盡相同,也許你遇過愛打扮的豔麗小鳥:雷利亞,或者認識了喜歡帶著家到處遠遊的蝸牛先生、悠哉悠哉的彩色魚:阿特列、習慣當宅女的瑪莉安蝴蝶妹妹...還有喜歡說故事的優雅大象:曼斯叔叔,這些人物,只有在我的旅程路徑才能遇得上,...沒錯!你遇到的奇人軼事,我就無法到達,因為那是你個人專屬的因緣旅程。

最後還是會"回"到終點,這是最終一站,那並不悲傷,它卻有它的難忘風景。
自我專屬的時間即將靜止,但外境的一切如舊運行,也許就是因為這般的情景而生起悲傷,既然如此,在還未到達下一個起點時,讓我們一起開心地規劃下一個旅程吧!也許你我和憂鬱的獅子蘭提斯會在下一個虛擬的時空道路上相遇,一起述說路過的美好。

2018年6月5日 星期二

黑疑之耳(心的煩惱5/5)

狐狸先生常常狐疑、猜忌、幻想所有的可能,
像是聽到聲響時,她能分析出十幾種聲音的來源,
不過,大部分都是一種音波被她解讀成十幾種聲調,
就因如此,狐狸先生常常失眠、不安,
主要的原因是:她不知道哪一個才是自己的真心。
當然,真心只有一個,就在最初聽聞到的第一道聲波裡,
而非之後解讀出來的音訊影子中。

2018年6月4日 星期一

慢白之眼(心的煩惱4/5)


眼高傲的說:我不想看到你,我只想看自己的心。
不過,當你反問眼睛先生,你真的看到自己的心了嗎?
這時的她,必定東找西尋、外看內聞的,也遍尋不到...
接下來,眼睛先生這時肯定會閉上眼,看看自己黑色的眼皮、等待心的生起。

2018年6月3日 星期日

痴黃之口(心的煩惱3/5)

我心並非愚痴,而是癡心。
當太過執著時,心無了,身軀也跟著空了,
外表也就像癡呆的張開大口看著迷晃的電影情節般的模樣。
也像黃色般,當接近非自我的色彩時,這些色彩都會隨之變調成看不出最初原始的色調。
    試著覺醒吧,再精采的夢境也只是虛妄不實.....雖然這世間也是虛妄地無法掌握。

2018年6月2日 星期六

紅嗔之鼻(心的煩惱2/5)

火紅的鼻息,從無明裡竄出,傷了他人,也灼紅了自己的心。
就像火焰山般,因緣聚合之時便會爆發。
但別說這是無法控制的現象,
也許是因為你放縱了她、解放了她,才任由她變得火紅、巨熱。
    記得,當心變得赤焰,
趕緊反觀自省那赤紅模樣,
一瞬間便會化作灰燼。

2018年6月1日 星期五

貪藍之身(心的煩惱1/5)

我無法滿足那憂鬱的貪心,像是身軀性起的慾望:
渴求滿足但又空虛的情緒,
這種無由而來的衝動,看不出起點處,也找尋不到最終點,
只能任由這不安來箝住本心。
    試著找尋那填不滿的原因、試圖放下欲抓取的手心,
慢慢地,心會跟著慢慢地放開自己的心。

2018年5月31日 星期四

交談(作品66號)

你我非彼此,
但透過交換心的傾述,
讓我有了你的元素,你也有了我的成分。

2018年5月26日 星期六

出軌(作品64號)

我想離開既定的軌道,
然後幹出一番轟轟烈烈的事蹟,
但,這是內心的出軌,
還是作給你看的證明。

2018年5月25日 星期五

2018年5月24日 星期四

女人的花香(作品62號)

那是甚麼樣的花香呢?
美艷,清新還是不凡!?.....
那是靠近我的花香。

童年2(作品61號)

你不認得我了喔!我是你以前的調皮笑臉。

輕浮(作品60號)

我可否讓自己輕浮一點….
當不安的情緒來時,我可否讓自己輕浮一點、
當壓力的事件來時,我可否讓自己輕浮一點、
當悲傷的感觸來時,我可否也讓自己輕浮一點、….

這些東西不在身內,也不在身外,我應該輕浮於他們。

2018年5月22日 星期二

老花眼(作品59號)

  眼前的影像越來越模糊了,
也就是說…我可以開始含糊的看待一切了

2018年5月20日 星期日

2018年5月19日 星期六

父親的面容 (第57號作品)

漸漸地,父親的面容慢慢模糊了、身影漸漸遠離了,
耳旁的叮嚀細語也輕輕的淡化……
但這好像昨日才在我面前交談著…

作者: 陳玄齡+陳禹維  

2018年4月12日 星期四

禽獸變換魔術師(第B202號作品)

我是位高雅的、有文明的、百變的禽獸變換魔術師,
....人,也是我變換之一。
      當遇到不同的人事物我就可以跟著變換成不同的生物,
不過一但轉變時,脫韁失了控制,
我就成了不折不扣的野獸。

2018年3月9日 星期五

自性的顏色 (第A154作品)

就算身處於混沌的時代,就算心已染污,
我還是彩色的...只要你用色彩反觀自性。

2018年3月2日 星期五

怒 (第B201號作品)


當"怒"的感受出現時,如即時的反觀內尋那所謂"怒"的實體,
你體察到"怒"的"實體"將會是甚麼呢?

行為背後的原因 (第A153作品)


別看我在水邊就責備我,
那是因為我需要水,而不是在玩水,
你要去查查原因啊、聽聽我的心聲。

2018年2月27日 星期二

保護的外貌 (第B200號作品)

數百年後的演化,如今我得以生存,
看來面對敵人,用這友善的障眼法是行得通的。

當然,有些是用威嚇、有的則是迷眩、隱藏...
等方法面對敵人,
那你妳是用甚麼樣的外貌來面對威脅的呢?

網絡 (第B199號作品)


透過連通外在的複雜交織網絡,
當面對世間一切的資訊與知識時,
我必忙到忘了面對自己;

但當斷了連通外在網路時,
我卻無法連接到那簡單又直達的內在自己。

2018年2月25日 星期日

幻化的自己 (第A152作品)


瞧,我可以搖擺幻化出任何的形象,
然後優游其中....
接下來我會便迷失其中,
最後,
我自以為幻化的形象才是真正的自己。

一葉扁舟 (第B198號作品)


我乘著一葉扁舟,時而平靜的飄流,時而狂暴著波亂,但我也只能隨波前航。
那心的波前隨著動念振動,這艘舟船也隨之震盪;
當想要安穩地在這性海裡遊蕩,也只能依附在這扁舟裡,因為,我就是這輕舟。

2018年2月22日 星期四

當時我在現場嗎? (第A151號作品)


我在今天喝杯咖啡了嗎?有喔!當時我是在場的,不然怎麼知道如何泡呢?我怎麼忘了!
我的鑰匙放哪了,放的時候我明明在現場阿!不然怎麼完成這個動作!
這棵樹應該是我種下的吧!但我忘了為何會種下她,當時我是在場的,不然怎麼知道要種下她呢!
我的童年消失了,怎麼會呢?當時,我在場啊,不然怎麼長大。
我的朋友面孔怎麼都模糊了呢?和他們交談時,那時,我在場啊,不然他們怎麼會是我朋友。
......
我的心為何有時在有時不在的。

當場,我應該需要她在場,不然怎麼聽得清、看得明、想得到呢?我既然都能做到了,當時我也在現場,但為何好像那一刻她好似不在場,也像是睡著般,事後,心才現出。

遺失的區段,是那當時片刻的不經意還是此刻的遺忘。